苏州人大常委会
苏州人大网欢迎您! 内网工作平台登录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履职风采
代表履职 | 戎装虽褪 红心不改——记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吴惠芳

【作者:   时间:2018/8/15    阅读次数:】      【打印】  【关闭

“我把人生最宝贵的青春献给了部队,部队又把经过培养锻造的我献给了永联;过去我是为国尽忠,现在我是为父老乡亲尽孝。”这是一名军人、一名党员对自己职业生涯的生动概括。他通过十多年的努力,将一个传统的苏南农村打造成现代化的美丽乡村,让那里的农民过上市民般的生活,让那里的乡风饱含着文化的气息。他就是“江苏省劳动模范”、“江苏省优秀共产党员”、“江苏省最美复转军人”等众多荣誉获得者,全国人大代表、张家港市南丰镇永联村党委书记吴惠芳。

心系乡亲,军官返乡做村官

1980年,吴惠芳通过高考进入南京炮兵学院学习,开启了他的军旅生涯。毕业后,他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,1998年又率部队赴九江抗洪抢险,并先后在团、师的军事、政工岗位任职。2002年,42岁的吴惠芳已是南京军区驻浙某师政治部主任,上校军衔。

而此时的永联村经过多次并村,人口已近万人,村办企业永钢集团也有近万名职工。如此大规模的村庄要实现持续健康发展,人才最为关键。当时任永联村党委书记、永钢集团董事长的吴栋材,多次请示上级党委,希望派一名得力的人来协助自己治理永联村。镇上先后派过两名干部到永联,但工作没什么起色。无奈之下,吴栋材想到了正在部队做军官的吴惠芳,并三番五次去部队做工作,劝他回永联当村官。

面对父亲的殷切期望,吴惠芳内心十分矛盾。当时他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,而且爱人和女儿都在杭州,转业就意味着与妻女分离,意味着放弃自己拼搏多年的事业;但想到年逾古稀的父亲仍在为家乡发展而操劳,就觉得做子女的应该为父亲分忧。最终在2005年,吴惠芳决定选择自主择业回永联做了一名村官,为父母尽一份孝心,为家乡发展出一份力。

呕心沥血,昔日农庄变“农城”

从军官到村官,变的是工作平台和内容,不变的是为民服务的责任和使命。回到的家乡吴惠芳,全身心投入到永联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当中。他发现,随着永联村集体经济的不断发展,老百姓收入水平不断提高,但生活质量和文明程度并没有实质性提高。从那时起,他决心通过自己的努力,让永联的农民过上像市民一样的日子。

2006年,国家住建部决定在苏州市开展“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”试点工作。吴惠芳敏锐地察觉到,这是一个推进永联城镇化的绝好机会。在与班子成员研究后,他将张家港市“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”的1150亩指标全部争取到永联村,大刀阔斧地拆迁了散居在田间地头的3600户农户,建设占地1000亩的农民集中区——永联小镇,并在小镇上建起了医院、学校、商业街、农贸市场等配套设施。如今,11000个永联村民住的是大产权、红本子的商品房,在村里就能享受就医、入学和购物等多种便利。农民实行集中居住后,土地统一流转到村经济合作社,实行规模化经营管理;农民从土地上解放了出来,进入永钢或周边企业工作,不仅有了工资收入,还能享受村集体的多项福利分配。

在吴惠芳看来,农村的城镇化不仅是基础设施的城镇化,更重要的是缩小城乡公共管理、公共服务和公共文化上的差别。为此,他积极向上级反映情况,并很快得到了张家港市政府的大力支持。20093月,永联成立了社会管理协调领导小组,公安、交警、城管、工商、卫生、消防等机构和执法人员被派驻到永联,同时将医院和农贸市场交给镇上统一管理,让永联人享受到了城里人才有的公共服务。他还分别与多所高校洽谈,在村里开办硕士班、本科班、大专班和非学历教育班,通过补贴学费,鼓励村民在家门口上大学,提高文化素质。2012年又建立爱心互助街和志愿者联合会,大力倡导“我为人人,人人为我”的公益理念,向村民灌输志愿者文化。现在,永联村和永钢集团共有2800多人加入永联志愿者联合会,每年都要举办很多次志愿服务活动。2015年,吴惠芳还牵头成立永联社会文明建设联合会,从“公厕文明”、“交通文明”、“餐饮文明”、“祭祀文明”等一件件具体的事情抓起,不断提升永联的社会文明程度。在农村做这类工作困难多,阻力大,但吴惠芳坚持常抓不懈。他认为,“经济发展了,老百姓有钱了,如果精神文明建设跟不上,老百姓的矛盾和纠纷就会变多,幸福感、融洽度也就变低了。”

忠诚履职,当好“脊梁”当“桥梁”

“近些年,农村集体经济发展活力增强,但农村经济合作社的法律地位和法人资格缺失,制约了其活力的进一步释放。”今年两会,吴惠芳向全国人大提出“关于明确农村经济合作社法律主体地位及法人资格”的建议。这条建议是他结合在永联村十多年的实践,以及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提出的。

每个村都有三个组织,即党支部、村民委员会、经济合作社。其中,经济合作社是个经济组织,负责村集体土地、集体资产和集体资本的经营与管理。“长期以来,经济合作社的法律主体地位和法人资格不够明确,连基本的组织机构代码都不够明确,所以它目前不能算得上一个市场主体,在实际运行过程中受到了很多限制;如果解决了这个“瓶颈”问题,就可以将农村经济的潜力充分释放出来。因此,我建议出台有关集体经济组织的法规,希望理顺这方面关系,明确集体经济组织的法人地位。”吴惠芳解释道。

前些年,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发展,由村党委、村委构成的“两委”治理体系已不适应永联村的实际治理需求。作为永联发展的“总导演”,吴惠芳从2009年开始探索适合永联村发展的治理模式,逐步形成“党建引领、五位一体、群众参与、依法办事”的永联治理新格局。在这个治理格局中,永联村经济合作社作为“集体经济运营方”的角色得到了确立和放大,负责永联村集体资产、集体资本的保值、增值。现在,永联村经济合作社作为一个经营主体,监管着村集体的5家农业公司、永联小镇300多家门面和其他集体房产以及永联村集体各项经费的收支管理,并代表永联村行使永钢集团股东的权益,为永联村集体经济持续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。

“人民代表人民选,人民代表为人民,肩负着老百姓的重托;所以我不仅要积极建言献策,分享永联经验,还要发挥好人大代表的‘桥梁纽带’作用。”当选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的吴惠芳深感责任重大,使命光荣。参会期间,他积极接受新闻媒体采访,代表农民发声,建言乡村振兴,相关报道达80余条,形成了不小的社会反响。会议结束后,立即整理出2万多字的全国两会精神汇报材料,用1个月时间在张家港市做巡回报告十多场。提起这么做的原因,吴惠芳说:“全国两会是我们国家的大事,也是关系着地方发展和广大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大事。作为全国人大代表,宣传好两会精神,为家乡发展出点力,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。”

苏州人大常委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