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州人大常委会
苏州人大网欢迎您! 内网工作平台登录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民生民声
康复驿站给“迷途者”一个精神家园

【作者:   时间:2017/2/28    阅读次数:】      【打印】  【关闭

49个精神病人在桃花坞的“康复驿站”找到了最好的庇护,在这里他们尝试着从禁闭走向自由。在康复驿站的帮助下,不少病人病情稳中转好,有的在工厂再就业,有的找到了保洁保安的工作,还有的收获了爱情,过起了幸福的生活。

而这通往正常之路却并不平坦。一旦想要回归社会都逃不过被边缘化的命运,就连作为驿站本身也是同样的境遇。在今年的市人代会上,二十余名市人大代表联名向大会提交议案关注精神卫生问题。市人大代表谭翠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要增加这样的专业管理机构和职能部门、专职人员编制,设立专项资金。

过去与现在在这里划下一道分水岭

曾庭顺(化名)是这儿众所周知的知识分子,他的爱好是写作。2006年,他曾在广济医院的帮助下内部出版了《工疗站出了个平民作家》一书。当他见到记者,得知我们来自《姑苏晚报》,就关切地问道:你们什“么时候登中考考卷啊?”这一问让记者感受到,他的世界早已被时代甩落,就像他爱听的歌,爱看的电视剧。这也没什么关系,他有权沉浸在“乌托邦”里不被打扰。

在桃花坞这家被称作“康复驿站”的精神卫生日间康复站,目前有49个和他一样的精神病患者。记者来到这里时,他们有的在院子里围坐,念叨着织着毛衣,有的人趴在食堂的电视机前,沉浸在剧集中如痴如醉。不论从哪个角度看,这里都更像一个“世外桃源”:病人在这里,可以自由出入房间活动,还可以做一些简单的“外发”工作——尽管不大的院子外面铁门紧闭。

桃花坞街道精神卫生日间康复站站长王良玉告诉记者,精神病医院主要功能是收容和治疗精神病人,康复驿站的使命则完全不同。在这里,病人被看做社会功能衰退的“正常人”,他们重新学习照顾自己、与人交往,甚至尝试正常工作。目前在姑苏区各个街道共有17家这样的康复驿站。而桃花坞街道则是被作为苏州市健康城市“531”行动计划中严重精神障碍亲情照护项目的试点,从今年的11日起开展家庭心理健康社区诊断,确定重点干预家庭,制定干预策略。而康复站正是街道开展该工作的抓手。

在这里,病人的幻想和权利一样得到尊重。“康复驿站”让他们找到了最好的庇护所。

小如(化名)说起昨晚做梦梦到的那个男孩,她捂着嘴笑起来,脸一下就红了。这样少女般的笑容和她的年龄实在不相称——41岁的她脸上已有不少皱纹,在药物的作用下身材肥胖。41年的漫长岁月里,她还没有过一次婚姻,唯一的一次恋爱经历还是发生在她发病前。在多年前的一次“见家长”事件后,她就患上了精神分裂症。此后的人生真实和幻觉难以分辨。

精神分裂症,是这里多数康复者的主要病症。幻觉是困扰他们的恶魔,而每一百个普通人中就有一个会进入“魔咒”。苏州市广济医院临床心理科主任汤臻和精神病人打了几十年交道,在她看来,除了占比例极少的几种重症精神病,当代人易患的精神疾病如抑郁症、焦虑、精神障碍等大多由压力、竞争等社会因素引起。后者的发病率比前者大得多。换句话说,一旦陷入同样的环境,就有可能患上精神病。事实上,严重心理疾病与精神病的这段过渡带,距离并不是很远。

苦难被遗忘,过去与现在,在这里划下一道分水岭。

在康复驿站这里,留住病人的绝非一流的设施,而是一种特别的理念:让他们自己帮助自己。王良玉说自己“从没把康复者当做精神病人”,因为觉得“他们在不发病的时候,就是正常人”。为了丰富病人们的精神生活,王良玉特意请来老师教病人们做手工,鼓励病人们开展唱歌、看书、下棋等活动;天气好时,王良玉带着大家一起出门郊游、采摘、体检;她还时常邀请社会各界来站举行联欢活动、心理讲座。王良玉还鼓励病人们:不能因为身患残障就觉得低人一等、“甚至放弃自我。”

在康复驿站的帮助下,病人多少都有好转,曾庭顺(化名)在他的《工疗站出了个平民作家》一书中写道:“王良玉站长知道我有写文章的爱好后,便鼓励我,还主动修改我写的每一篇文章,让我坚持写作投稿。” 

找到暂时的庇护却逃不过被边缘化的命运

康复驿站的这种“将康复者当做正常人”的理念并非独创。王良玉说,一有闲暇时间,她便会关注国内国际上精神病学有关的知识,也曾赴香港实地考察。她向记者介绍说,1963年美国总统肯尼迪签署的《社区精神卫生法》就要求将精神病人从长期隔离的处境中解救出来,在社区中康复,同时立法赋予病人“治疗决定权”和“治疗拒绝权”。这一潮流在1984年来到香港。英国“利民会”帮助成立了以帮助精神病人开展社区康复为目标的香港“利民会”。如今,类似的民间康复机构在香港遍地开花,精神病人从医院出院后被直接转送到自己社区的“中途宿舍”进行康复。

苏州市目前在册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大部分由家属照护,但是精神病人与家庭的关系很难用惯常思维去理解。王良玉将家属的复杂心态总结为三个“不愿意”“:不愿意人知道家里有精神病;不愿意说病史;不愿意把病人接回家。”最亲近的人尚且如此,更不用说用人单位。让王良玉最头疼的就是精神病人康复出院后的就业,因为“即使是愿意接收残疾人的企业,也不敢接收精神病人”。康复者在康复驿站可以找到暂时的庇护,而一旦想要回归社会都逃不过被边缘化的命运,就连康复驿站本身也是同样的境遇。

王良玉告诉记者,她曾是街道下属一家贸易公司的经理,公司旗下有商场、饭店、加工厂等大大小小20个实体单位,总产值1000多万元。1996年,正当事业红火时,她接到调令要去康复站工作,没接触过精神病人的她带着一丝畏惧,实际情况却比她想象的更艰难。当王良玉七拐八绕找到康复站时,眼前的景象让她大吃一惊:草长得比人还高,木板墙一戳一个洞,由于没有厕所到处臭气熏天,账面上只有76元……

“在社区对精神疾病患者进行干预,是保证精神疾病治疗效果的关键环节。”在今年年初召开的市人代会上,二十余名市人大代表联名向大会提交议案关注精神卫生问题。市人大代表谭翠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通过长期的调研,代表们了解到,精神疾病不是单纯的器质性病变,传统的以医院为中心的模式难以及时介入,最好是对患者进行生物、心理、社会全方位干预,这需要开展基于社区一体化的全程医疗服务和管理,才能早发现、早干预,最终让患者更好地回归家庭、融入社会。事实上,在很多发达国家,大量患者一开始都选择在社区咨询,依靠经过专业训练的医师判断识别,有需要的再到大医院治疗,随访管理、康复也是回到社区进行。

为此谭翠英代表提出,要增加这样的专业管理机构和职能部门、专职人员编制,设立专项资金。设立由政府牵头,卫计委主导,其它多部门协办,由专业机构具体指导工作的专业的心理健康保障机构,主要机构可设置专职人员编制,全面掌握苏州市心理健康发展水平及有效运作。同时要设立专项资金对心理健康服务的维持及发展提供保障。

“医院-社区-家庭-个人”为“痴人”铺就通往正常之路

带着人大代表的建议,记者来到了苏州市卫生计生委。在这里,苏州市卫生计生委疾控处处长汤忆眉告诉记者,按照苏州市健康城市“531”行动计划,决定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心理健康促进项目,而今年正是这一项目的启动之年。

汤忆眉说,作为苏州市卫生计生委定下的一个目标,到2020年,苏州将建成党委政府领导,部门协同配合,社会组织、单位、家庭、个人广泛参与、各尽其责的心理健康服务体系。届时,各领域各行业普遍开展心理健康教育,心理健康促进社会氛围逐步形成,心理健康服务能力得到有效提升。重点人群心理健康问题将得到进一步的关注和及时疏导,老百姓的心理行为问题识别与干预水平也将显著提高,心理疾病发生的上升势头得到缓解,群众心理健康素养普遍提升。

“今年将加快苏州市心理卫生中心建设。”汤忆眉接着说,苏州将依托“中心”这一心理健康促进平台,提供全方位、全周期、全人群的心理健康服务。同时,考虑到患有精神疾病的病人及其家属存在强烈的病耻感,苏州将借助心理“云医院”管理平台建设,建立心理自助网络服务平台,开展“互联网+心理健康服务”,通过互联网、手机客户端、微信公众号等渠道,提供线上、线下融合的心理健康教育、咨询与自测、心理治疗和康复等全方位的心理健康服务。

汤忆眉说,到2020年,所有二级以上医疗机构都将开设临床心理相关科室,为精神障碍患者和有需求人员提供规范的心理健康服务。所有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都将设立心理咨询室,配备专业心理辅导人员,协调社会志愿者,对社区居民开展心理健康宣传教育和心理疏导。苏州还将同步开展抑郁障碍干预、严重精神障碍亲情照护和老年痴呆症干预项目,进一步提高全市重大心理疾病的早期识别与干预水平。普及抑郁症防治知识,提高医务人员对抑郁症的识别和诊治能力,开展高危人群的定期筛查、评估和干预。

“从今年11日起,对于落实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监护责任的监护人,我们按照国家政策,采取以奖代补的方式,每月对他们进行220元的补贴。”汤忆眉说,针对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家庭,苏州运用“医院—社区—家庭—个人四位一体”理论,采用结构家庭治疗、社会个案管理等技术,结合国家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管理治疗项目,对患者及其家属开展心理干预,协助患者家庭获得必要的社会支撑。

谈到人大代表们关心的心理健康服务机构建设的问题,汤忆眉说,到2020年,苏州将建设一批标准化的心理健康服务机构,引领心理健康服务行业规范发展。“心理健康服务机构要面向基层设立服务网点,扩大服务覆盖面,广泛开展心理健康宣传,并为弱势群体提供公益性服务。”她说,所以心理健康服务机构要加强专业人才的引进和培养,加强对从业人员职业伦理道德、实践技能的培训和督导,提高对精神障碍的识别能力,并及时向医疗机构转介。

“目前,心理健康促进行业是依靠协会管理,我们也将进一步规范和推进心理健康促进协会建设,指导协会开展行业管理,培育并提高协会自身服务管理能力,建立健全行业自律的规章制度,督促会员依法开展心理健康服务,引导行业健康发展。”同时,汤忆眉还透露,苏州将在未来制定《苏州市精神卫生条例》,针对苏州地区的精神卫生工作,提供更具有区域操作性及规范性的指导,使心理健康促进行业有法可依、有章可循。

 


苏州人大常委会